提供离婚婚姻、交通事故、刑事辩护、经济合同、民事辩护,劳动工伤等法律服务,,欢迎来我律师事务所参观指导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 合同经济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04-13 19:58:10 旷良勇律师网 阅读


2014)民一终字第210

上诉人(一审被告):陈秀光。

委托代理人:杨杰,甘肃惠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岩瑛,北京国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韩建厚。

委托代理人:杨杰,甘肃惠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岩瑛,北京国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林秉桐。

委托代理人:杨杰,甘肃惠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岩瑛,北京国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燕子堂。

委托代理人:艾力涛。

委托代理人:刘统和。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康正君。

委托代理人:艾力涛。

委托代理人:刘统和。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严玉春。

委托代理人:艾力涛。

委托代理人:刘统和。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艾绍宏。

委托代理人:艾力涛。

委托代理人:刘统和。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薛成龙。

委托代理人:陈明,甘肃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以下简称陈秀光等人)因与被上诉人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薛成龙(以下简称燕子堂等人)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甘民二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86日开庭进行了审理。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委托代理人杨杰、张立琼,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委托代理人艾力涛、刘统和,薛成龙委托代理人陈明到庭参加诉讼。在本院审理期间,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变更委托代理人张立琼为崔岩瑛。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薛成龙一审诉讼称,2008120日,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薛金军与陈秀光等人签订天祝县大滩煤矿(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股权转让合同)。双方约定燕子堂等人将持有的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隆公司)全部股权作价6800万元转让给陈秀光等人,并分期支付转让款。200864日、69日,双方又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一)、(二)。其中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对合同付款方式和违约责任进行了重新约定。在合同履行中,燕子堂等人于2008625日收到陈秀光等人支付的首笔股权转让款2880万元,之后陈秀光等人未按约定期限支付余款。燕子堂等人曾于2009年就陈秀光等人迟延履行提起违约金之诉后因故撤诉,期间陈秀光等人亦提起反诉要求追究燕子堂等人违约责任。后经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定燕子堂等人不违约。请求人民法院:1.判令陈秀光等人向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支付违约金3305.778万元;2.诉讼费用由陈秀光等人承担。

陈秀光等人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在庭审中口头陈述称,陈秀光等人与燕子堂等人签订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后,双方在履行协议中发生争议,并经两级法院审理终结后,现协议已履行完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股权转让协议(二)中约定的付款方式及违约责任因违反公司法有关规定应属无效,依照合同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因合同双方对无效均有过错应各自承担责任。此外,燕子堂等人在合同履行中未按约定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已构成违约,使陈秀光等人不能正常开展生产,造成了极大损失。综上,请求法院驳回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薛成龙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8120日,天祝县大滩煤矿(转让方、甲方)与陈秀光等人(受让方、乙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一份。该合同第二条约定天祝县大滩煤矿将改制为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隆公司)。第四条约定甲方自愿将天祝县大滩煤矿(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乙方并提供甲方全体股东签字的同意转让协议书。第六条约定股权转让价款为6800万元。第七条就付款方式等约定为:合同签字后,应先付定金200万元。甲方必须在五个月内办理好采矿许可证、环评报告及批文,经证实后,乙方支付50%的转让款,即3400万元、采矿价款344万元。扣除己付定金200万元,应实付3544万元。甲方收到50%转让款的同时,向乙方整体移交煤矿和华隆公司的采矿证等一切合法证照等;在乙方完成50%付款和清资清产后的3个月内,甲方必须协助乙方办理企业法定代表人变更手续,变更手续后30日内乙方应付给甲方40%即2720万元转让款;乙方完成40%付款后的30日内支付最后一笔转让款680万元。

2008522日,经甘肃省工商局批准,天祝县大滩煤矿变更登记为华隆公司。华隆公司股东及持股比例为:燕子堂32%,艾绍宏20%、严玉春18%、薛金军15%、康正君15%。

200864日,天祝县大滩煤矿、华隆公司(转让方、甲方)与陈秀光等人(受让方、乙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一)。该协议约定:燕子堂等五名股东签字同意转让其持有的股权……200812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中甲方天祝县大滩煤矿相关权利义务全部承继给华隆公司,华隆公司现燕子堂等五名股东对华隆公司承继原天祝县大滩煤矿在2008120日股权转让合同中权利义务行为予以确认,同时继续委托华隆公司作为股权转让行为具体实施方,继续代理燕子堂等五名股东实施转让各自股权的转让工作。由华隆公司作为转让方继续履行原合同。

200869日,华隆公司(转让方、甲方)与陈秀光等人(受让方、乙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该协议注明经甲、乙双方充分协商,本着平等互利的原则,为了进一步加快股权转让工作进度,双方就2008120日《天祝县大滩煤矿(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部分条款重新达成补充协议如下。该协议第一条付款方式约定为:二、从补充协议签订之日起15日内。乙方应向股权转让金专用账户打入50%股权转让金2880万元(原为3400万元扣除再办证费用320万元和已收定金200万元)。四、甲方收到2880万元后在15日内,必须向甘肃省工商局办理将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给乙方的手续。五、自股权转让金专用账户解冻之日起130日内,乙方再向甲方支付40%的股权转让金计2720万元。六、原股权转让合同第七条第三款第二项约定办理的采矿许可证及环评报告、环评批文等证、照、图文和一切相关资料现由乙方办理,办理费用由乙方负责。甲方向乙方补偿办证费320万元人民币,并在首期50%的股权转让金中扣除。七、甲方垫付的344万元采矿权价款,乙方在付清40%股权转让金的同时一次性付清。九、待甲方收到40%股权转让金付款30日内,乙方应再向股权转让金账户汇入680万元。第二条违约责任约定为:“1、如果甲方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开始办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工作,乙方推迟40%股权转让金支付时限,甲方并按已支付50%股权转让金总额的每日千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2、如果乙方不能按甲方通知的时间到有权受理华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部门和提供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各种证明、证件等导致不能按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手续,甲方相应提前向乙方收取40%股权转让金的时限,乙方并向甲方按乙方已支付50%股权转让金总额的每日千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

2008624日,经申请甘肃省工商局将华隆公司的股东、股权作了相应变更登记,共计向陈秀光等人办理了华隆公司80%股权的过户手续,燕子堂继续持有华隆公司20%股权。

2008625日,陈秀光等人将第一笔50%股权转让款2880万元支付。燕子堂等人也同时将华隆公司的全部资产以及采矿许可证等证照副本、文件、财务手续和印章全部移交陈秀光等人。

在燕子堂等人为陈秀光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的相关工商登记手续时,由于陈秀光等人所出具的申报变更登记材料不规范被两次退回,最终因网络警示陈秀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福建省福清双龙制衣有限公司于200725日被福清市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依据公司法的规定,企业因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的,其法定代表人三年内不得再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故未能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手续。2008813日,陈秀光与燕子堂签订借用矿长证、矿长安全资格证挂靠聘任经理协议书,主要内容为:因陈秀光没有矿长证和矿长安全资格证,不能担任华隆公司经理职务,挂靠聘用燕子堂为挂名经理,陈秀光应在6个月内审批办理矿长证和矿长安全资格证,并申请甘肃省工商局将经理变更为陈秀光。

另查明,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认为: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法定代表人的产生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产生,由公司负责办理变更登记等,本案陈秀光等人受让公司80%股权后,可以先依据公司章程或者依据股东会决议等方式产生法定代表人,后以华隆公司的名义向公司登记机关提出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申请,本案当事人协议约定的由燕子堂等人负责为陈秀光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手续并以此为陈秀光等人支付剩余款项的条件,不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的规定,陈秀光等人请求由以燕子堂等人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支付剩余合同款项条件的主张,应不予支持。前述民事判决生效后,经申请强制执行,201319日,陈秀光等人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账户汇入执行款3744万元。

还查明,薛金军201217日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公证处(2013)兰红公内字第301号公证书证明薛永刚、靳桂花、薛成龙、薛林与薛金军有亲属关系。20131126日,薛永刚、靳桂花、薛林签署声明书声明我们是薛金军的合法继承人。我们因在兰州市红古区上班和居住,没有时间办理薛金军名下的与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违约纠纷的诉讼活动。现声明放弃本案中一切权利。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公证处(2013)兰红公内字第293号公证书证明薛永刚、靳桂花、薛林二O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公证员面前于声明书上签名、按印。

以上事实,有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付款凭证、公证书、计算违约金依据等证据经质证后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陈秀光等人支付剩余分期股权转让款是否存在违约行为;2.如构成违约,陈秀光等人应如何承担违约责任。

(一)关于陈秀光等人支付剩余分期股权转让款是否存在违约行为问题

本案中,燕子堂等人与陈秀光等人先后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一)、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三份协议,其中就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及违约责任等,缔约双方经充分协商后在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中作了重新约定,故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是本案中判定陈秀光等人是否存在违约行为的合同依据。虽然缔约双方在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4款、第二条第1款中有燕子堂等人15日内向工商部门变更华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秀光及如未按约定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陈秀光等人相应推迟支付40%股权转让金时限的约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中认定内容,上述约定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关于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以及第三十八条关于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十)修改公司章程之规定而无效。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关于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之规定,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4款、第二条第1款虽归于无效,但并不影响该协议其他条款的效力,陈秀光等人应按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五款、第六款、第七款约定时限支付分期股权转让款,而陈秀光等人截至201319日才履行完毕全部付款义务,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关于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之规定,陈秀光等人已构成违约,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关于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之规定,向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承担违约责任。

(二)关于陈秀光等人应如何承担违约责任问题

本案诉讼中,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明确表示不再按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二条第2款约定的违约金标准主张违约金,而是参照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贷款浮动年利率14.28%、月利率1.19%,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三条之规定在前述贷款利率基础上加收40%标准计算出3305.778万元的违约金数额。对此,经一审依法释明后,陈秀光等人认为上述违约金数额过高请求予以调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关于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关于“……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一款关于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之规定,一审法院综合考量陈秀光等人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后在通常情况下给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造成的实际损失应仅限于利息损失;以及燕子堂等人作为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缔约一方,对于该协议第一条第4款、第二条第1款被依法认定为无效也有一定过错,陈秀光等人延迟付款虽具有对上述条款信赖的原因,但未能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陈秀光,主要是因陈秀光自身不符合担任法定代表人条件所致,故对纠纷的形成应负主要责任的因素后,认为燕子堂、康正君、严玉春、艾绍宏、薛成龙主张的违约金数额过高,应调整为按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付。在庭审中,因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中所指股权转让金专用账户解冻之日是指2008625日,故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依约定自2008111日起计付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违约金正确。陈秀光等人于201319日向法院账户汇入了案件执行款,应视为其已履行了全部付款义务,故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将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违约金计至2013311日不予支持。

薛金军转让其持有的华隆公司股权后因交通事故死亡,其部分法定继承人书面声明放弃了在本案中的诉讼权利,其子薛成龙因无放弃本案诉讼权利的意思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关于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之规定,薛成龙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支付违约金14354585.856元。

如果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7089元,保全费5000元,由燕子堂、康正君、艾绍宏、严玉春、薛成龙负担85000元,陈秀光、韩建厚、林秉桐负担127089元。

陈秀光等人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对合同效力、违约的原因、争议各方过错、违约时点以及违约金的依据等审理查明部分均存在错误,有失公允,应予撤销。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中已约定在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毕后不得主张合同权利。燕子堂等人与陈秀光等人订立的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特别备忘中约定,甲乙双方各自收到100%的股权转让和股权转让金,在证实真实的同时甲乙双方、中介人当场销毁所有股权转让合同和补充协议。双方约定销毁股权转让合同及补充协议文本,也就表明双方一致确认,在取得股权及股权转让款之后不得再依合同条款向对方主张权利。约定销毁合同的意思表示表明合同在合同履行完毕之后任何一方不得再依合同条款再向对方主张权利,燕子堂等人持已经约定销毁的合同文本主张权利,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不应支持其诉讼请求。2、一审判决对合同条款的效力认定错误。一审判决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内容,上述约定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关于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和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以及第三十八条关于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十)修改公司章程之规定而无效。该认定错误。最高法院第64号判决认定协议约定的由燕子堂等人负责为陈秀光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手续并以此为陈秀光等人支付剩余款项的条件,不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的规定,陈秀光等人请求由以燕子堂等人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支付剩余合同款条件的主张,应不予支持。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并未认定相关约定条款无效,而是认为约定与法定的法定代表人之产生及由公司变更登记的法律法规程序要求不一致,其合同履行行为或与管理程序性规范冲突,燕子堂等人不履行行为不构成违约并不承担违约责任的法律后果。以上可见,双方订立的合同条款与程序性规范不符,无法强制履行,该事由不能认定合同无效。事实上,当双方订立之合同条款不符合管理性规范文件要求,双方或继续协商变更条款以符合法律法规,或因履行不能而终止履行,但不能产生合同条款自始无效的法律效果。3、迟延付款系因不可归责于债务人的事由。陈秀光等人未支付款项的原因系依据合同约定,付款条件尚未成就,其对合同所议定条款有信赖利益。而在最高法院64号判决作出之前,合同双方尚无法确认其签署的合同相关条款是与法律法规不符的。可见,不符合法律法规的合同条款约定系迟延付款的主要原因,而该合同系双方协商议定的,在履行过程中双方对于合同条款法律约束力均不持异议的情况下,将合同订立过程中的履行障碍单方归咎于陈秀光等人是错误的。4、燕子堂等人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应当扣减相应的损失赔偿额度。一审判决将逾期付款损失计至2013年,而2010年以后的损失系由燕子堂等人的不当诉讼请求所致,因其过错所致损失不应由陈秀光等人承担。燕子堂等人在2009年起诉陈秀光等人继续履行合同,开庭审理时变更其诉讼请求为解除合同,返还财产。20113月,燕子堂等人再变更其诉讼请求为主张股权转让合同无效,返还财产。20125月,燕子堂等人在其合同无效主张未得一审法院支持的情况下上诉,继续主张合同无效,直至最高法院64号判决作出。燕子堂等人否认合同履行拘束力,明确主张反对继续履行合同是涉案股权及转让款未能双向给付的原因。燕子堂等人不适当的诉讼请求和主张致陈秀光等人付款以持股的合同目的一再拖延,燕子堂等人的诉讼主张在未得法院支持的情况下无理上诉,更增逾期之累。解决争议的诉讼过程是延期给付的原因,而燕子堂等人错误的诉讼请求及不履行合同的意思表示又是诉讼过程旷日持久的原因;是燕子堂等人的过错行为导致其损失的扩大,该扩大的损失不应由陈秀光等人承担责任。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1、燕子堂等人并未按照合同约定主张违约金,其主张的违约金系其单方认定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并无合同依据。2、燕子堂等人主张的诉讼请求金额高于违约金。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之规定,燕子堂等人不按照违约金条款主张权利,应当通过提出诉讼请求的方式请求增加违约金或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一审诉讼程序中,燕子堂等人并未明确提出增加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以及增加违约金的事实与理由。3、在燕子堂等人未提出诉讼请求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迳行认定其损失,程序违法。

燕子堂等人答辩称,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与理由: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1、陈秀光等人认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合同履行完毕后任何一方不得再依据合同条款再向对方主张权利,属于认识错误。因为陈秀光等人不履行合同约定导致双方发生纠纷,陈秀光等人明知最高人民法院的64号判决书维持了甘肃高院3号一审判决查明的基本事实,未能办理变更陈秀光为华隆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秀光等一方的原因所致,认定燕子堂等人没有违约责任;明知由于陈秀光等人不支付合同剩余款,才导致燕子堂等人诉至法院,如果不是执行法院判决,陈秀光等人决不会主动付款的。陈秀光等人将其依法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篡改为其依法履行合同,属于偷换概念。2、虽然最高人民法院64号判决书认为陈秀光等人以燕子堂等人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支付剩余合同款条件的主张不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的规定应不予支持,但并未判决该条款无效,一审判决认定该条款无效错误,陈秀光等人的这种认识显然错误。最高院的判决对上诉人的主张不予支持与一审判决认定该条款的约定无效,并不矛盾,法律后果相同。一审判决依据最高法院的64号判决否定该条款的约定效力合理合法。3、陈秀光等人认为其迟延付款没有过错,因为合同约定有错,所以其拒绝付款有理,这种认识与最高法院的64号判决相悖。陈秀光等人明知一审是依据其反诉状展开审理。一审判决已查明陈秀光等人知道因自己的原因不能变更的事实后,于2008813日与燕子堂等人签订了《借用矿长证、矿长安全资格证挂靠聘任经理协议书》,该协议足以证明陈秀光等人此时已知道自己不能担任华隆公司经理职务(经理是法人代表),自愿自己去办理变更事宜。其反诉理由就是因为燕子堂等人违约,所以拒付余款。陈秀光等人的这一诉求已经被两审法院判决驳回,认定未能办理变更事宜是陈秀光等人一方的原因所致,燕子堂等人没有违约。另外,在陈秀光等人提交的证据五《燕子堂的书面声明》也足以证明陈秀光等人知道不能变更陈秀光为法人代表是其一方原因所致,在燕子堂索要欠款时仍然拒付剩余转让款的事实。4、陈秀光等人认为燕子堂等人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与法相悖。其指责燕子堂等人错误起诉,错误诉求,错误变更,认为解决争议的诉讼过程是延期给付的原因;燕子堂等人的过错行为导致损失扩大。的观点是错误的。在陈秀光等人提交的证据六《华隆公司大滩煤矿改扩建(露天)初步设计》中载明,燕子堂等人于2008625日将煤矿实体和全部证件印章交付给陈秀光等人后,其又投资11099.81万元采挖煤炭,年利润3641.54万元,3年收回投资。该证据足以证明陈秀光等人故意拒付欠款的违约行为。5、陈秀光等人开采煤矿长达7年之久,所得利润高达2亿多元,如果燕子堂等人不起诉、不申请执行陈秀光等人就不会付款。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陈秀光等人认为燕子堂等人并未按照合同约定主张违约金,显属错误。按照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是每日干分之五,即每天17万元,照此约定,燕子堂等人应该向上诉方主张违约金3亿元。就按照违约金日万分之五计算,每天1.7万元,违约金也有3千万元。但燕子堂等人依据实际损失4千余万元,起诉时依据商业银行的规定,只主张违约金3305.778万元。一审判决依据《合同法解释(二)》第29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燕子堂等人的实际损失仅限于利息损失,因此依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及相关规定判决陈秀光等人支付违约金14354585.856元合理合法。

本院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燕子堂等人是否有权利主张违约金;二、陈秀光等人是否构成违约;三、如果构成违约,如何承担违约责任;四、一审适用法律及程序是否违法。

一、关于燕子堂等人是否有权利主张违约金的问题

该问题主要涉及对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特别备忘第2项约定效力的认定。华隆公司与陈秀光等人于200869日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特别备忘第2项约定:甲乙双方各自收到100%的股权转让、和股权转让金,在证实真实的同时甲乙双方、中介人当场销毁所有股权转让合同和补充协议。作为华隆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转让方五名股东代表的燕子堂在该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上签字。在本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作出后,陈秀光等人于201319日向法院账户汇入了案件执行款3744万元,燕子堂等人于2013226日到甘肃省工商局配合办理了股权过户手续,陈秀光等人取得了受让的100%股权,燕子堂等人收到了全部股权转让款。现燕子堂等人以陈秀光等人迟延给付股权剩余转让款构成违约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主张陈秀光等人支付违约金。陈秀光等人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依据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特别备忘第2项约定,燕子堂等人不得再行主张权利。

本院认为,如果双方实际履行了特别备忘第2项的约定,即销毁所有股权转让合同和补充协议,可以认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得以清理,客观上也会产生阻碍一方向另一方主张违约责任的结果,但是本案双方当事人并未实际履行该特别条款。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特别备忘中并没有明确约定双方在取得全部股权和股权转让金后,一方不得向另一方主张违约金或赔偿损失,该特别条款的约定适用于没有出现违约行为的情形。因此,陈秀光等人上诉认为燕子堂等人在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毕后不得主张违约金权利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陈秀光等人是否构成违约的问题

关于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4款、第二条第1款的效力认定。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4款约定:甲方收到50%的股权转让金2880万元的15日内,必须向甘肃省工商局办理将天祝华隆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给乙方陈秀光的手续。第二条第1款约定:如果甲方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则乙方相应推迟向甲方支付40%股权转让金的时限,甲方并按已支付50%股权转让金总额的每日千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对于上述等约定,本院(2012)民二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认为,本案当事人协议约定的由燕子堂等人负责为陈秀光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手续并以此为陈秀光等人支付剩余款项的条件,不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的规定,对陈秀光等人请求由以燕子堂等人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支付剩余合同款项条件的主张不予支持。本院认为,虽然上述约定不符合公司法的管理性规定,导致约定事项无法正常履行,但并不导致上述约定自始无效,协议双方在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事宜中仍然应当积极配合,有义务采取措施努力实现约定之目的。一审判决认为上述约定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之规定而认定其无效确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陈秀光等人认为一审判决对上述合同条款效力认定错误的上诉理由成立。

关于陈秀光等人延迟付款行为是否构成违约。虽然协议双方在履行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一条第4款、第二条第1款时存在法律障碍,但双方可以通过采取其他合理方式实现合同约定,即陈秀光等人受让公司80%股权后先依据公司章程或者通过股东会决议等方式产生法定代表人,并以华隆公司名义申请变更登记,燕子堂等人在此过程中给予积极配合。本案中导致公司法定代表人不能变更为陈秀光的根本原因是,陈秀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因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陈秀光在法定期限内无法担任华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秀光等人需要对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变更法定代表人的结果承担主要责任,其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的条件不成立,陈秀光等人延迟支付剩余分期股权转让款的行为构成违约。对于约定条款不符合法律规定而导致合同履行存在障碍,燕子堂等人亦存在一定过错,一审法院在认定双方责任时亦已将之纳入考虑。因此,对于陈秀光等人上述认为迟延付款系因不可归责于陈秀光等人、未支付款项的原因系付款条件尚未成就等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陈秀光等人如何承担违约责任的问题

关于燕子堂等人是否应当对违约金数额的扩大承担责任。燕子堂等人从最初起诉履行合同支付违约金,然后诉讼请求变更为解除合同返还财产、确认合同无效,陈秀光等人提出反诉后燕子堂等人又提出申请撤诉,虽然上述诉讼行为在客观上导致违约金数额的扩大,但是燕子堂等人行使诉讼权利的做法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其诉讼行为并不存在过错,违约金数额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陈秀光等人未能按照约定及时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所致,因此对于陈秀光等人关于燕子堂等人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应当扣减相应的损失赔偿额度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标准。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中的违约责任条款第二条第1款约定:如果甲方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则乙方相应推迟向甲方支付40%股权转让金的时限,甲方并按已支付50%股权转让金总额的每日千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2款约定:如果乙方不能按甲方通知的时间到有权受理华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部门和提供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各种证明、证件等导致不能按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手续,甲方相应提前向乙方收取40%股权转让金的时限,乙方并向甲方按乙方已支付50%股权转让金总额的每日千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7款约定:如一方不能按上述约定时间汇入款项,按乙方当期应付款额的每日万分之五标准支付违约金。本院认为,针对违约金计算标准而言,上述第1款、第2款与第7款之间属于特别条款与一般条款的关系,第7款中的违约金标准适用于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中未专门约定违约金标准的事项,因此本案应当适用的约定违约金标准为第1款、第2款中确定的日千分之五。

四、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及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

本案一审中燕子堂等人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陈秀光等人支付违约金3305.778万元,该违约金的计算标准是根据迟延给付剩余股权转让款数额,参照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贷款浮动利率(年利率14.28%、月利率1.19%),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加收40%。虽然燕子堂等人未按照合同约定主张违约金,但其实际主张的违约金数额低于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第二条第2款的约定,本院认为上述当事人行使处分权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并无不当之处,一审法院针对此项诉讼请求作出裁判亦不违反法律规定。陈秀光等人上诉认为一审法院判决内容超出燕子堂等人诉讼请求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股权转让合同补充协议(二)相关条款无效确有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陈秀光等人的其他上诉理由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7089元,由陈秀光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明义

审 判 员  李 春

代理审判员  高 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蒋保鹏


Powered by 旷良勇律师网 ©2008-2018 www.lvshi1688.com湘ICP备16016368号

法律咨询热线

158-0739-991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