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离婚婚姻、交通事故、刑事辩护、经济合同、民事辩护,劳动工伤等法律服务,,欢迎来我律师事务所参观指导

民事判决书(旷律师代理原告方胜诉)

网站首页 > 法律资讯 > 成功案例

民事判决书(旷律师代理原告方胜诉)

2017-08-02 16:28:14 旷良勇律师网 阅读

       【洞口县律师旷良勇按】原告丁某龙、曾某凤诉被告张某容、尹某菊物权纠纷一案,湖南湘驰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洞口县律师旷良勇担任原告的一审代理人。洞口县律师旷良勇代理本案未向原告收取任何律师费,完全是帮朋友的忙,但是洞县口律师旷良勇办理本案花费的精力是当律师以来最多的一次。主审法官为了妥善处理此案,也花费了太大的精力,相当的认真负责,多次主持双方调解,但是均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后法院不得不进行判决。本案的判决结果达到了我方的诉讼目的,我方完胜,在判决书出来后,被告方甚至拒绝领取判决书,洞口县律师旷良勇认为被告方拒绝领取判决书有点欠妥,代理律师应当适当的引导当事人。本案中原告和被告均主张要求对方赔偿损失,但是都没有得到法院支持,关于损失的问题,洞口县律师旷良勇在接受委托的时候就明确表明法院不可能会支持此诉讼请求的。

1.jpg

湖南省洞口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湘0525民初145号

            原告(反诉被告):丁某龙,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洞口县XX镇XX居委会XX组XX号。

            原告(反诉被告):曾某凤,女,  19XX年XX月XX日出生,  汉族,居民,住址同上,系丁某龙之妻。

            二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旷良勇,湖南湘池律师事务所  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张某容,女,1 9XX年X月XX日出生, 汉族,居民,住洞口县XX 镇XX村XX组。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某堂,系张某容之侄子。

            被告(反诉原告):尹某菊,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址同上,系张某容之子。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安,湖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丁某龙、曾某凤与被告(反诉原告)张某容、尹某菊物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 01 7年1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丁某龙、曾某凤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旷良勇、被告(反诉原告)尹某菊及张某容、尹某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丁某龙、曾淑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原、被告于2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16年1 2月28日签订的民事调解书有效并继续履行;2、判令二被告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35 540元;3、判令二被告停止侵害,不得阻止原告正常施工;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被告的老屋相邻。2001年,被告翻修房屋,双方发生纠纷。经调解,双方于2 001年4月11日签订协议书。2016年,原告翻修老屋,被告拒不履行上述协议书,阻止原告施工。经多方调解,双方于201 6年12月28日签订《民事调解书》,但被告仍不履行,多次阻止原告施工,并提出诸多无理要求,给原告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被告(反诉原告)尹某菊提出反诉请求:要求被反诉人丁某龙、曾某凤赔偿反诉人尹某菊损失39 5 00元。事实与理由:201 6年,双方因房屋修建产生纠纷,分别于2016年12月1 3日和12月28日达成两份调解协议。但被反诉人在开挖地基的过程中将反诉人的地基边界挖掉了一部分,在反诉人强烈反对之下,经村委会督促,被反诉人才将毁去的那部分地基重新用混凝土硬化。后来,被反诉人又提出无理要求,要将自家砖墙砌在反诉人原有房屋伸出的地基脚上面,致使双方再次产生纠纷。反诉人尹某菊为处理该争议,放弃在广东省务工,赋闲在家,减少收入39 500元。

          被告张某容辩称的意见与被告(反诉原告)尹某菊一致。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2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1 6年1 2月28日签订的民事调解书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原、被告双方老宅毗邻。2 001年,被告家将老宅翻修,双方发生纠纷,经调解,丁某龙、曾某凤与尹某菊在2001年4月11日签订了书面协议书。此后,被告房屋修建成功。2 016年,原告家翻修老宅,双方再次发生矛盾,经当地岩门村调解委员会调解,丁某龙、曾某凤与尹某菊分别于2016年12月1 3日和1 2月28日达成“民事调解协议书”和。‘民事调解书”。尹某菊认为2 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签订的,主张协议无效。其余的“民事调解协议书”和  “民事调解书”,双方无异议。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各自在翻修房屋时与对方发生纠纷,然后经当地基层组织进行调解,达成的协议。双方所签订的所有协议都属于此类情形。2001年4月11日的协议,至今已有十多年,协议双方当事人在漫长的时光里,对协议内容均未提出任何异议,尹某菊在本次诉讼中主张无效,也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2、关于双方的损失,双方均提交了证据证明,原告(反诉被告)的损失包含租金损失、材料损失、礼金损失、多支付的挖机费用损失,被告(反诉原告)的损失是未外出务工而减少的打工收入。本院认为,原告(反诉被告)的材料损失,未进行价格评估,本院不予以支持。原告(反诉被告)的其余损失和被告(反诉原告)的损失属于间接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之间因修建房屋发生纠纷,经当地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2 001年,被告(反诉原告)修建房屋时,与被告发生纠纷,双方达成2001年4月11日的协议书,双方矛盾得以解决,被告(反诉原告)因此顺利修建了房屋。现在,原告(反诉被告)修建房屋,双方应该继续履行2001年4月11日的协议书。双方再次发生的其余矛盾,经调解,双方又达成了“民事调解协议书”和“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是合法有效的协议,双方应该按照调解书内容履行。原告(反诉被告)按照协议约定修建房屋,被告(反诉原告)不得阻止。因此,原告(反诉被告)要求确认2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16年1 2月28日签订的民事调解书有效并继续履行、被告(反诉原告)停止侵害,不得阻止原告(反诉被告)正常施工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双方未提交充分有效证据证明各自的损失,对原、被告双方要求对方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丁某龙、曾某凤与尹某菊于2 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16年12月28日签订的民事调解书有效,双方应继续履行;

          二、丁某龙、曾某凤按照2 001年4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l 6年12月28日签订的民事调解书的约定修建房屋,尹某菊、张某容不得阻止其施工;

          三、驳回丁某龙、曾某凤的其它诉讼请求;

          四、驳回尹某菊的反诉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782元,反诉费787元,由张某容、尹某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袁桂容

    审判员  唐梅妍

人民陪审员    曾德银

二0一七年七月十七日

书记员  唐静宜

2.jpg

Powered by 旷良勇律师网 ©2008-2018 www.lvshi1688.com湘ICP备16016368号

法律咨询热线

158-0739-991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