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离婚婚姻、交通事故、刑事辩护、经济合同、民事辩护,劳动工伤等法律服务,,欢迎来我律师事务所参观指导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网站首页 > 法律资讯 > 刑事辩护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8-10-11 17:30:32 旷良勇律师网 阅读

    【洞口县律师旷良勇按】被告人尹某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洞口县律师旷良勇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代理人参加一审诉讼。被告人和受害人都是弱势群体,发生这次事件真的不应该,被告人经济条件不好,无力进行赔偿,公安部门在侦查阶段冻结了被告两万余元,这笔钱可以用来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目前中国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只赔偿直接经济损失,如果当场死亡的,基本就只有丧葬费,除非是调解时对方愿意超额支付赔偿,否则能得到赔偿非常少。最终双方没有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本案赔偿金额也才三万多一点,这个洞口县律师旷良勇也只能表示无可奈何,目前中国的法律就是这样。本案是洞口县律师旷良勇临时救火帮律师同行开的庭,因为根据利益冲突原则,他不能作为代理人参加诉讼。

 dbb44aed2e738bd4c8af0915a98b87d6277ff90c.jpg

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 2018)湘05刑初XX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邵阳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女,195X年10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汉族,住长沙市望城区茶亭镇某某村贵某某组280号。系本案被害人杨某某之母。

    诉讼代理人旷良勇,湖南湘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尹某某,男,XXXX年XX月XX日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身份证号码432624XXXXXXXXX913,汉族,初中文化,个体经商户,户籍地洞口县石柱乡某某村某某组18号,案发前租住洞口县石柱乡某某院附近民房。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12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洞口县看守所。

    辩护人卢文哲,湖南桔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邵阳市人民检察院以邵检诉一刑诉( 2018) 6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于2018年7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湖南省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帅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尹某某及其辩护人卢文哲,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及其诉讼代理人旷良勇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尹某某与被害人杨某某同在洞口县石柱乡卫生院附近各自开了理发店。2017年12月13日10时许,杨某某怀疑其摆放于自家理发店路边的招牌损坏系尹某某所为,便到尹某某理发店内找其理论,二人为此发生争吵。争吵中杨某某将尹某某店内的木凳、电动推剪摔在地上,尹某某遂上前抱住杨某某将其摁倒在地并用左手抓住杨某某的胸口衣服,右手掐住杨某某的脖子,杨某某则张口咬住尹某某右手无名指。尹某某被咬痛后感觉杨某某欺人太甚。遂产生将其打死的恶念。随后尹某某抽出被咬的右手,捡起理发桌下的半截砖头朝着杨某某的头部连砸数下,直到砖头断成两截后才停手,致杨某某头部出血当场昏厥。尔后,尹某某关闭理发店店门,骑摩托车到洞口县公安局黄泥江派出所投案。侦查机关接警后派警赶到尹某某理发店发现被害人杨某某已经死亡。经洞口县公安届物证鉴定室鉴定,被害人杨某某符合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度脑损伤死亡。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提交了物证照片,到案经过,物证鉴定意见书,洞口县公安局110报警单,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提取笔录,辨认笔录,尸检鉴定意见,证人尹某生、曾某利等人的证言,被告人尹某某的供述及户籍资料等证据材料,据此指控被告人尹某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案发后,尹某某有自首情节。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请求判令被告人尹某某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人民币789 319.75元。

    被告人尹某某辩称,被害人杨某某到他家闹事,他报警又喊村干部处理,是杨某某先动手打他,他才打杨某某,他的行为不是故意杀人;其辩护人辩护提出,案发当天,杨某某到尹某某家来闹事时,尹某某一直在寻求正当的途经解决问题,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被害人在本案中有明显过错,案发后,尹某某有自首情节,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直接经济损失,系残疾人,可以对尹某某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尹某某与被害人杨某某同在湖南省洞口县石柱乡石柱村街上租房开理发店。2017年12月初,杨某某摆放在其理发店路边的理发招牌被一台货车倒车时损坏,杨某某发现后怀疑该招牌系尹某某所为。同年12月1 3日1 0时许,杨某某为此到尹某某理发店内找尹理论,二人发生争吵。闻讯赶来的石柱村村长尹某刚到现场调处,尹某某于当日II时6分用手机( 156XXXX5241)拨打了1 10电话报警,但杨某某执意认为该招牌系尹某某损坏,要尹赔偿。争吵中,杨某某将尹某某店内的木凳、电动推剪摔在地上,尹某某遂上前将杨某某摁倒在地,并用左手抓住杨的胸口衣领,右手掐住杨的脖子,杨某某则用口咬尹某某的右手,尹某某被咬痛后,拿起理发桌下的

砖头朝杨某某的头部连砸数下,直到砖头断成两截,杨某某没有再出声后,尹某某才停手将砖头丢在地板上。随后,尹某某将理发店的转闸门拉下,骑摩托车到洞口县公安局黄泥江派出所投案。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杨某某已死亡。经鉴定,杨某某符合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度脑损伤死亡。

    被告人尹某某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造成的经济损失为被害人杨某某的丧葬费为65 994÷12个月x6个月= 32 997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质证且查证属实的证据证明:

    1、到案经过证明:2017年1 2月13日12时许,被告人尹某某来到洞口县公安局黄泥江派出所称其因与隔壁理发店的杨小恻发生纠纷后动手将杨打死了,现来派出所投案自首。

    2、洞口县公安局110报警单和情况说明证明:2017年12月13日11: 06:05分,被告人尹某某用号码为156XXXX5241的电话拨打110电话报警称:“我隔壁理发店说我把他的招牌搞烂了,还砸了我的东西,把我的理发用具也拿走了,请求出警。”接报后,民警一方面与该村村干部联系上并安排村干部前去现场制止、调处,同时又安排警力前去现场处置。随即,尹某某自行来到派出所投案。

    3、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及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明:案发中心现场位于洞口县石柱乡石柱村尹某某理发店及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民警对现场遗留的血迹和尸体附近的2块红砖头予以提取。

    4、洞口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洞公物鉴(法病)字[ 2017]16号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明:根据死者杨某某头面部散在多处裂创、有大范围粉碎性凹陷性骨折,脑组织溢出,脑挫裂,颅底骨缝分裂,枕部损伤等尸体症象分析此颅脑创伤暴力性大,自杀难以形成,应系他杀。分析认为本案死者杨某某符合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5、提取笔录及照片证明:2017年12月13日,洞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在洞口县公安机关执法办案区域询问室内被告人尹某某作案时身上所穿的衣服、裤子、鞋子进行提取,以及从案发现场提取到8厘米长红砖砖头1块(砖头边缘有疑似血迹),提取到6厘米长红砖砖头1块。

    6、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2017年12月14日,被告人尹某某从12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中辨认出被害人杨某某;2018年2月5日,尹某某从8块不同形状的砖头、石头中辨认出来作案时使用的砖头。

7、现场指认笔录证明:2018年3月15日,被告人尹某某被押解至洞口县石柱乡街上,在见证人的参与下,对作案现场进行指认。

    8、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邵公物鉴(法物)字( 2017)146号物证鉴定书证明:1)送检的3号检材(尸体左侧地面上血迹)、4号检材(尸体左侧红砖上血迹)、5号检材(尹某某右大腿裤管上血迹)、6号检材(尹某某右脚布鞋上血迹)、7号检材(尹某某左手腕上喷溅血迹)与11号检材(被害人杨某某肋软骨)在15个基因座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IR)为4.4lx1020;

    2)送检的1号检材(尸体头部地面上血迹)、2号检材(北侧地面上喷溅血迹)、8号检材(尹某某右手掌心处血迹)、9号检材(尹某某左手腕上血迹)在上述15个基因座上检出混合基因型,其中包含I-I号检材(尹某某的肋软骨)的基因型;

    3)杨某某与曾某某在上述15个基因座上的基因型符合单亲遗传关系;

    4)送检的10号检材(尹某某右手无名指上血迹)在上述15个基因座上检出一未知男性个体基因型。

    9、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邵公物鉴(理化)字( 2017 )642号检验报告证明:送检的被害人杨某某的部分肝组织、胃粘膜及胃内容物均未检出甲胺磷、毒鼠强及安定成分。

    10、证人尹某生的证言证明:他将门面租给了尹某某开理发店,案发当天中午1 1点尹某某打了两个电话给他,第一个他没有接到,第二个电话他接到了,他听到尹某某说杨瘸子(杨某某)在其理发店里发赖,诬陷尹某某打烂了杨某某店里的招牌,他解释杨瘸子的理发店招牌是别的车子倒车时轧到的,然后就把电话关了。半个小时后,他回来看到尹某某的理发店里的闸门是关着的,还听到里面有“呼呼”的像打呼噜的声音。不久派出所的民警说尹某某自称把杨瘸子打死了,民警打开闸门,医生确定杨瘸子死了。

    11、证人曾某利的证言证明:案发当天上午10点多钟,他在药店看店,听到药房左边尹某某经营的理发店有人在吵架。当时听到杨癫子(杨某某)在质问尹某某“你给我做好么,你给我做好么?”反复问了尹某某很多次,尹某某当时回答杨癫子说又不是其搞烂的,为什么要做起。两人在理发店争吵了大约20分钟,期间,他看到尹某某理发店里扔出来一把推剪,接着听到尹某某理发店发出两声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看到尹某某一个人从理发店里出来,并关好卷闸门,骑着摩托走了。过了不久,派出所的民警就来到理发店,他看到杨癫子躺在地上,流了很多血,看样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12、证人尹某刚的证言证明:案发当天上午九点多钟,他刚好在店里,听到出门右手边尹某某理发店里有人吵架,便走过去看到杨某某和尹某某在吵架,杨某某怀疑尹某某搞烂了他放在店门口的理发招牌,尹某某否认是其所为,两人吵了起来。他劝了几句发现杨某某情绪好像稳定了,就到别处办事。一小时后回来看到派出所的民警在现场,问旁边的人才知道杨某某被尹某某打死了。

    13、证人尹安阳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3日上午10时许,他路过尹某某理发店门口时,看到尹某某和杨某某在吵架,吵得很凶,他没有去听两人在骂些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吵架,就去看别人打牌了。

    14、证人尹某柏的证言证明:案发当天上午,他到田里看牛时路过尹某某的理发店,看到尹某某和杨某某在争吵,听说杨某某理发店的牌子被损坏了,但尹某某没有承认,后来看到一根木凳从尹某某店子里被扔出来,双方都很气愤,但当时没有打起来。

    15、证人宁某宗证言证明:2017年12月初的一天,他看到一台货车在路口倒车的时撞烂了杨某某摆在路边的理发招牌,招牌正好倒在他家的巷子口处,不方便出入,他把招牌捡起放在尹某生家前面的水泥地上,尹某生看到后和他起了争执。2017年12月13日上午11时许,他看到杨某某在尹某某理发店吵架,说理发招牌是尹某某搞坏的,尹某某要他帮忙作证。因杨某某在场,他不想惹上杨某某这个人,就没有做声。当天下午,他听说尹某某将杨某某打死了。

    16、被告人尹某某的供述证明:他是2016年元月份开始在洞口县石柱乡卫生院对面租房开了一家理发店,杨某某也在附近开了一家理发店。2017年12月13日10时许,杨某某就走到他店里说上个星期其放在路边的一块理发招牌被他弄烂的,要他出钱再做一个,说完杨某某就抓住他店里的一根木凳朝店外面砸。他解释说不是他弄坏的,杨某某不相信,认定是他故意的,他又解释看到宁某宗将烂了的招牌放在尹某生门口,尹某生还和宁某宗吵起来,听宁某宗说是过往的车子轧烂的,杨某某还是不信。隔壁的村长尹某刚过来调解,看到他俩吵起来就离开了。见杨某某一直呆在店里嚷嚷,他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在11点07分,民警要他先找村干部调解,打完电话后他劝杨某某不要闹事,杨某某就拿起店里一个推剪往地上砸,边说边用手指着他,另外一只手朝他头部打过来。见杨某某动手打人,他就将杨摁倒在地,用右手掐住杨的脖子,杨某某就低头咬他的手,他的右手无名指被咬痛后从杨某某口中抽出,心想杨某某太欺负人了,将杨某某打死算了,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便拿起理发桌下的半截砖头朝杨的头部连砸数下。在砸的过程中,那半截砖头被断成两截,当时他非常生气,杨某某被砸后便没有出声,他把店子的卷闸门拉下,骑着摩托车去黄泥江派出所投案自首。

    17、户籍资料证明:被告人尹某某和被害人杨某某的年龄筹基本身份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尹某某因琐事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尹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从轻处罚。尹某某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造成的经济损失32 997元,依法应当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请因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人尹某某辩称,被害人杨某某到他家闹事,他报警又喊村干部处理,是杨某某先动手打他,他才打杨某某,他的行为不是故意杀人;其辩护人辩护提出,案发当天,杨某某到被告人尹某某家来闹事时,尹某某一直在寻求正当的途经解决问题,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被害人在本案中有明显过错,案发后,尹某某有自首情节,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直接经济损失,系残疾人,可以对尹某某从轻或减轻处罚。经查,证人宁某宗、尹某生的证言均证实杨某某摆放在路边的理发招牌系货车倒车时损坏,不是尹某某所为,案发当天,杨某某为此到尹某某理发店理论时,尹某某也解释招牌不是其损坏。洞口县公安局1 10接警单证实了尹某某在与杨某某争吵期间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请求民警处理,而杨某某执意认为该招牌系尹某某所为要尹赔偿,并动手摔尹店内的木凳和推剪,导致本案发生,杨某某在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可酌情对尹某某从轻处罚。但尹某某将杨某某摁倒在地后持砖头打击杨某某的头部,直至砖头断成两截,杨某某没有出声,头部一直在流血后才停手,且没有采取任何施救措施,拉下卷闸门后离开。由此,从尹某某的犯罪手段、打击部位、作案后的对杨某某死亡的放任态度等方面来分析,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的犯罪构成。案发后,尹某某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庭

审中尹某某虽表示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直接经济损失,但未赔偿到位,不能因此酌情从轻处罚;尹某某虽系残疾人,但不属刑法规定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又聋又哑或盲人,不能从轻处罚。故尹某某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尹某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经济损失32 997元,此款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某其他民事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本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肖  丽  忠

审  判  员    罗  庆  群

审  判  员    罗  泽  连

人民陪审员    肖  艳  平

人民陪审员    邵  传  军

人民陪审员    曾  德  银

人民陪审员    付  拥  军

二O一年十月十日

法官 助理     王  彦  懿

书  记  员   刘     怡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  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u=4094784569,2308068453&fm=26&gp=0.jpg

 

 

 



Powered by 旷良勇律师网 ©2008-2018 www.lvshi1688.com湘ICP备16016368号

法律咨询热线

158-0739-9910

在线客服